尽管广州富力俱乐部以及广州足协均未